苍狗白夜行

三心两意,不必关注

 

水仙 | 生辉

*堂辉水仙,送给 @柴。  迟到的生日快乐


1.

北京时间23:30,剧院外雨势渐小。

台风过境,杭州这座城市变得离奇安静。工作人员进来低声嘱咐,出门的时候小心路障和井盖,避开电力系统,一切安全为上。


周九良蹲在后门屋檐下抽烟,孟鹤堂两步过去踹他屁股。


“听见了吗?”

“听见了。”

“感冒了就少抽烟。”

“知道啦。”


孟鹤堂转身要走,叫周九良拽住了裤腿。


“台风过后,天上可能会有星星。”

他指了指天空,指尖的香烟明明灭灭。

“所以呢?”

“据说这种时候出现的星星许愿特别灵。”

“微博上说的?”

“微信公众号说的...

  217 19

栾堂 | 今天师哥告白了吗?

1.

“我师哥喜欢我。”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孟鹤堂正吃着栾云平给他剥的第七只虾。

他会这样想并非出于自作多情。


大家师兄弟一伙来师父家烧烤,顺便录个团综,你来我往,没什么稀奇。可是根据他的暗中观察,满桌的师兄弟,包括侯爷在内,栾云平只给他剥虾。

栾云平给烧饼递过腰子,给侯爷开过啤酒,给杨九郎夹过排骨,却只给他剥虾。


虾这种东西很好吃,就是吃起来麻烦。

孟鹤堂这个人大体上是心灵手巧那一挂,就是剥虾不在行,所以他都吃虾仁儿,没有虾仁儿的时候就不吃。

但由于这次是在师父家烤的虾,颇具意义,他认为有必要吃一个,于是囫囵吞虾,把嘴扎流了血,闹了个笑话。

那之后栾云...

  1219 100

栾堂 | 关于未来男友的想象

第一次见面栾云平就想好了怎么过他们的七周年纪念日。他要在酒店高层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套房里和孟鹤堂睡到自然醒,决计不是家里,家里招架不了过了七年家庭生活的中年男人要在性生活上大展拳脚的野心,而他们家境殷实,足够负担一晚“可以但没必要”的挥霍。被雾霾过滤的阳光会准确落到情人熟睡的脸上,不消两分钟就能把人晒醒,孟鹤堂会在酒后纵欲过度的模糊意识中突然坐起,嚷嚷着孩子上学要迟到了——他们应该有个孩子,领养之类的——而他会吻他有些干燥的唇,安慰他,孩子早送奶奶家了。


——这是栾云平万千思绪的冰山一角。


那时孟鹤堂正点着第九支烟,桌上的啤酒瓶歪歪倒倒铺了一桌,落席一个半钟他拢共夹了三筷子菜,跟半...

  543 31

光凡 | 何愁岁月长

*给我的young boys


“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人于他,有如一场又一场或盛大或微不足道的告别。

   被一段一段切割开的,是裹挟在喧嚣中的大片空白。

   他不断出发再出发,相逢赶不及别离。”


1.

有时候夏之光在清晨转醒,总以为15岁还在昨天。

那些震耳欲聋的欢呼、谩骂、掌声、嘲讽,浪潮一般撞击耳膜,要花上好一些时间才能意识到,那已经是近四年前了。

四年时间足够这个世界发生好多次的天翻地覆,但他的15岁和19岁,却像一条停止流动的河,静止或激荡,只剩下重复。


决赛后台明亮的化妆间已经不剩几个人,徒留一地...

  197 12

栾堂 | 分居始末

*含ABO生子,但本质上还是个你来我往的狗血爱情故事,可独立阅读,也可搭配 sugar daddy  阅读,这个系列可能还有,1w字,略长预警。


>>>

打从栾云平进门,孟鹤堂就知道他是来示威的。


糖糖舔着棒棒糖小狗腿子似的挂他爹脖子上一派狐假虎威,从来戏很足的七队队员自动排成两列夹道欢迎。孟鹤堂气不打一处来,当众不好发作,低声问栾云平:“你怎么来了?”


栾云平抱着儿子皮笑肉不笑:“阿姨没去接糖糖,老师打你电话没人接,可不是找我?”

孟鹤堂面皮一阵发红,忙掏手机出来看,是没电了。


说话间周九良换了大褂出来,叫糖糖一眼叼...

  963 63

栾堂 | sugar daddy

*ABO预警,高甜,禁转


0.

“我想要个孩子。”


孟鹤堂在兵荒马乱的演出后台如是说,亮晶晶的眼中三分真诚,七分恳切。


德云大管家殷勤刷微博的手僵在半空30秒,抬头挤出一个笑,三分勉强,七分纠结——


“好、好啊。”


1.

知道孟鹤堂Omega身份的人整个德云社不超过一个巴掌。

德云社是有规定的,学员到演员都不接纳Omega,Omega权益保护组织抗议没用,媒体施压也没用,老郭当年生郭麒麟,没出月子就上台,比谁都有资格谈论Omega在他班子里的去留,同行说他仇O,那就仇O,不去德云社,全天下的Omega还能没饭吃...

  838 32

栾堂 | 当次元壁破裂

*之前发在微博的一个段子,本来是随便瞎写的,我竟很喜欢,稍微改了改,放过来


孟鹤堂出门上班的时候在小区楼下遇到了栾云平。

栾云平是德云社总队长,除了本职工作之外,还在微博有大量房产,业务繁忙,日理万机。

孟鹤堂看到栾云平吓了一跳,以为总队长已经考勤考到了家门口。他今天出门晚了五分钟,心有点虚。

但是栾云平什么也没说,并向孟鹤堂发射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孟鹤堂吓得更厉害了。

孟鹤堂说:“栾哥你怎么了?”

栾云平说:“我刚刚的笑不够宠溺吗?”

孟鹤堂说:“栾哥你今天好奇怪哦。”

栾云平说:“你不觉得自己也很奇怪?”

孟鹤堂:????

栾云平说:“你本来要去开车上班是不是...

  287 17

栾堂 | 喜欢你

*禁转出lof,大概非常甜


1、

“三带二飞机。”

“嘿,管上。”


烧饼甩出一把牌,得意洋洋看向栾云平:“没想到吧,正好手里有一对儿。”

栾云平笑了笑没说话,曹鹤阳说:“过。”

“哎哎你能管上过什么啊?”

曹鹤阳虎躯一震,扭头见孟鹤堂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嘴里叼着瓣橘子指点江山。

“去去去,观棋不语!栾哥的地主,我管个屁我!”说着把孟鹤堂手里剩下的大半橘子夺过来,跟烧饼一人分了一半。

孟鹤堂嚷嚷着“你们是下棋吗”一边跑走又搬来几个橘子,盘腿挪到栾云平坐着的沙发上,咬牙切齿:“栾哥,这俩不要脸的是不是联合起来欺负你啊,别怕,我给你助阵,我剥橘子给你吃。”

栾云平收拢...

  1363 67

堂良 | 外貌协会会长在线掉马

*一个小甜饼,禁转出lof


「无论鸡汤公众号与廉价文学评论家重申多少次品德与内涵之于人格魅力的重要性,在惊鸿一瞥面前,那些东西都不值一提。」


周九良瞪着瞬间黑掉的手机屏幕,深刻意识到上厕所(尤其是大号)之前为手机充电五分钟是多么性命攸关的举措。

苹果手机,一旦没了电,和一块砖便没什么两样。假如一个人习惯了上大号的时候玩手机,反推的结果是——没有手机玩,就会拉不出屎。

在新街口剧场后台蹲坑的周九良此刻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1、

周九良从厕所出来,后台工作人员已经走了大半。

剩下的人一部分准备下班,还有一小部分捧着手机围坐在一起,殷切注视着周九良走来的方向。

这一小部分人...

  3033 94

堂良 | 同事

*禁转出lof


凌晨一点的北大街人车已不很多,适才充斥耳边的喧嚣像个梦,女孩子们依依不舍的道别忽高忽低,不过几步路的距离,终于也随着夜风散去了。


周九良就着路灯仔细辨别手里的袋子哪些是孟鹤堂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五官皱成个包子。

孟鹤堂手里也拎得满当,拿胳膊去怼他:“别瞅了,眼睛本来就不好,差不多得了。”

“那不行,回头你粉丝知道我帮孟老师拎东西拎着拎着拎自个儿家去了,不把我吃了啊。”

孟鹤堂笑了笑,没接这话,问他:“叫车了吗?”

“也得我有手啊。”

周九良皱着一张脸抬头,孟鹤堂在路灯下瞧他,是胖了,脸都圆回去了。

“那先别叫了,歇会儿,抽颗烟。”

“你不是不让我...

  1276 30

© 苍狗白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